最新动态   领导讲话
志愿行动   志愿心得 志愿介绍   志愿者社区 电子刊物   志愿者基金
基层信息   文件资料库 学习园地   活动图片 媒体聚焦   关注奥运青年 品牌项目   慈善爱心店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最新动态 >
印度支教公益帮助他人获得改变的机会
查看次数: 次  更新时间:2019-08-06 10:44
  做公益并非“毕其功于一役”。其间,学子会遇到许多不尽如人意的事,吃苦头、栽跟头再正常不过。
 
  阴斌斌曾就读于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一次偶尔的时机,他看到了一篇关于非洲贫民窟的文章。于是,他便托文章作者联络位于肯尼亚首都内罗毕的马萨雷希望小学的校长大卫,希望前往当地支教。阴斌斌说:“马萨雷希望小学一共只要6名教员。他们是‘万能教员’,轮番教授科学、数学、英语、斯瓦西里语等课程。但每个人的工资都很低,人员活动性极高。我刚到这儿时,学校的教员和学生总共214名,重建后有304人。但由于学校每年的午餐费由美国一家公益组织赞助,仅够180个人的全年午餐。于是,这180个人的午餐得‘掰开’给304个人共用。许多学生经常吃不饱。”
 
  阴斌斌说,“一条臭水沟紧邻着学校,但由于这儿没有渣滓处置厂,一切的渣滓都顺着河流漂浮而下,水沟里堆满了渣滓。我每次都会绕道而行,但有一次却发现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在臭水沟里捡胡萝卜吃。被人看到后,小男孩害臊地跑开了。”
 
  “这所希望小学由废弃铁皮搭建而成,里面没有厕所、没有窗户,屋顶还漏雨。孩子们偶然还会被陈旧铁皮划伤而感染疾病。这个面积缺乏180平方米的‘大铁栏’中,空气不流通、非常闷热,过道狭窄,却包容着300多名学生。有一次,我正在给学生上课,恰逢厨师在做午饭。厨房的油烟飘进了教室。一节课的时间,我的眼睛就被熏得生疼。而且教室里光线昏暗,上课时我们需求翻开手机的闪光灯,学生才干看清黑板上写的字。”阴斌斌补充道。
 
  “所以我们来这儿做的第一件事,便是重新修建这所小学。这可不是一件简单事。在前期准备阶段,我们就遇到过不少艰难。比方当地的包工头看到我们是外国人,便漫天要价。我和他洽谈了4个多小时才把价钱压低。”阴斌斌说,“但新的问题却接踵而至,比方大多数施工工人听不懂英语,所以我很难直接与他们沟通;工人们看不懂设计图纸,不晓得应如何标准施工,刚开端时竟将地基挖成了近30度的斜坡;当地偷盗事情频发,我们购置的建筑资料经常在夜间被人偷走;由于施工团队管理不善,招致工人行为散漫、不愿工作,这十分耽搁工期;我们这个公益组织的成员全是学生,没有施工经历。我每天都得待在工地,监视施工工人。若稍一分开,就有可能呈现地基被垒成弧形、墙被砌歪了的状况。有一次,在我外出买建筑资料的半天时间里,工人们在施工时居然遗忘留下窗户的位置。迫于无法,只能把墙推倒了重建。”
 
  学子在做公益途中,固然会遇到不少“泥泞”的弯路,却也收获了许多预料之外的打动,看见社会中的“那一缕阳光”。
 
  袁怡曾在厄瓜多尔圣灵大学交流学习。她经过参与国际经济学商学学生结合会组织的海外意愿者项目,前往印度支教。“之所以选择印度,由于我想理解当地的风土人情。当时,我被派到加尔各答的一所小学里为学生授课,教他们一些简单的英语、西班牙语单词和中文词汇;向他们引见中国的传统节日;组织他们玩游戏——‘踢足球’‘老鹰捉小鸡’等。固然条件比拟粗陋,每次踢球时他们只能光着脚丫,但只需一上绿茵场,他们的脸上便时辰挂着笑容。同行的意愿者都称誉这些孩子踢得十分好,这让我倍感鼓舞。”袁怡说。
 
  阴斌斌谈到一次类似的阅历:“有一次上课时,我在黑板上写满了字,但一时找不到黑板擦。这时一个孩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用本人的衣袖帮我把黑板擦洁净。孩子们永远是那么单纯、仁慈,他们不会觉得本人所处的环境十分艰辛。相反的,他们每天都过得十分开心。当时我心里想着,就算仅仅是为了这些孩子的笑容,我也一定要做点什么。”
 
  陈舒捷曾就读于美国普林斯顿大学,专攻建筑设计。她如今是阴斌斌成立的“造梦公益组织”中的一员。她说:“高中在新加坡留学时,我曾与当地一家贫穷儿童救助中心协作过。当时,我们召集了一些当地的高中生,教救助中心的孩子们做泥塑和小工艺品,并将他们的作品拿到新加坡最繁华的商业街——乌节路上义卖。义卖所得捐给了这家贫穷儿童救助中心。让我打动的是,固然孩子们做的泥塑、钥匙链等都不算美观,但还是会有许多路人在摊位前驻足,购置这些小工艺品。定价两新加坡元的泥塑,有不少人会出10新加坡元购置。前前后后,我们一共筹集到了近3000新加坡元。”


  陈舒捷还分享了与她同在肯尼亚内罗毕马萨雷贫民窟做公益的同伴所阅历过的一件事:
 
  在一节课上,有个孩子画了这么一幅画——画的内容看起来像一个个香水瓶。于是便有人讯问他:“你画的是什么呀?”
 
  “我画的是摩天大楼。”
 
  “你为什么要画摩天大楼呀?”
 
  “由于有一次我去内罗毕市中心时,看到了一栋栋十分高的楼。我觉得那是我见过最美妙的事物了。”
 
  陈舒捷接着说:“马萨雷贫民窟里的孩子从小不断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简直没有走进来的时机。在我们看来可能是再平常不过的东西,比方高楼、汽车、河流等,却是他们眼中的美妙事物。”
 
  做公益不能“病急乱投医”。在这一过程中,留学生们会遇到许多亟须处理的实践问题,只要一腔热情远远不够,还得拿出实打实的本领,才干“予人玫瑰,手有余香”。
 
  “去印度支教前,没有人给我做过相关培训。我不晓得应该依照哪些步骤来系统性地为孩子们讲授课程。于是,我只能教他们一些简单的词汇,诸如‘一二三四五’这类的。而且我教授给他们的学问缺乏连接性,非常零散。”袁怡说,“由于当地聚集了不少外国意愿者,这些印度孩子还认识一些简单的西班牙语、意大利语等其他言语的词汇,但这些东西对他们并没有多大用途。”
 
  说到这儿,袁怡垂下了头,堕入到沉思中,显得有些懊丧。“在印度支教时,我经常会去一个名叫‘儿童之家’的救助中心帮助,那儿收养了许多残疾儿童。但我每次去那儿,只能为他们洗洗尿布、喂喂饭等,或是护着他们,防止他们在游玩时不当心摔倒。”袁怡接着说,“有些孩子由于从小被丢弃,食道受损。对他们来说,吃饭是一种煎熬。有时给他们喂食时,他们会由于难以咽下食物而呕吐。若不强迫给他们喂食,孩子们便会因饥饿而日渐消瘦、以至死亡。每当我遇到这种状况,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享福,能做的只要悄悄地拍他们的背,却帮不上其他忙。一想到这些,我便感到非常烦恼。而在‘儿童之家’里有一位阿姨,她是一名律师。每年她都会在这儿待上几个月。她还领养了救助中心里的一个孩子。这个孩子的人生轨迹因而而改动了。”


  热点资讯
· 团中央书记处书记会见志愿人员组
· 世界无童工日世界各地举行了丰富
· 这里是以家庭和患儿为中心的诊疗
· 将7000余元经济赔偿折算成80小时的
· 情系潍坊抗灾救灾爱心募捐行动倡
· 在西藏林芝感受被需要是幸福的
· 市民定热粥送给路边除雪的环卫工
· 一批批援外医疗队员深入非洲各地
· 志愿者参加朝阳区蟹岛参与第二十
· 2018青年志愿服务交流会开幕式召开